1. 首页
  2. 摄影

婚纱店的捆绑故事

求一篇长的捆绑故事。
云瑶是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 天生得一副皎如秋月的面容 正值二八好年华。云瑶的爹爹云正海是一乡的里正,已近五十天命之年膝下却只有云瑶这一个女儿,因此

婚纱店的捆绑故事

求一篇长的捆绑故事。

云瑶是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 天生得一副皎如秋月的面容 正值二八好年华。

云瑶的爹爹云正海是一乡的里正,已近五十天命之年膝下却只有云瑶这一个女儿,因此异常疼爱却也管教甚严。

云瑶每日随女先生习一个时辰的字,再练上一个时辰的针黹后,便由母亲亲自领回闺房之中,端坐于床沿之,由丫鬟绿萼取来丝绳,细细将云瑶捆绑。

云瑶双目垂闭,顺从的将一双玉臂背在身后,绿萼将丝绳对折 预留一个绳扣 由颈后开始环绕云瑶的如削美肩 将云瑶的玉臂环绕三圈后 用一个后缚五花把双臂反剪 一双柔荑向后归拢 手腕相叠紧紧缚住 把余绳向上一提 将绳头穿过脖子后面预留的穿绳扣,一手往下拉绳子,另一只手托住云瑶的双手缓缓上推,打上死结。

最后再取一绳在云瑶正值妙龄涨鼓的酥胸上下紧紧环绕把双臂和身体完全固定在一起 再系于床柱之上 就算完成了 此时云瑶已粉腮羞红,眼角微有些湿润,只有酥胸的高低起伏说明了她的心情云夫人见云瑶已被捆绑停当,丝毫没有挣脱的可能了 只命绿萼在房中看守服侍小姐,并将闺房上锁,只留一个小窗递送饭食。

每日云瑶的两餐都是由绿萼所喂,进食完毕后绿萼还要取出干净的白丝帕塞入小姐的口中 用布条再脑后系紧 这是夫人特别关照的 用意是不得同小姐闲聊 放纵了云瑶的心性。

如没有照办必定重罚,绿萼自小是夫人带出来的,做事一向一丝不苟。

云瑶自十四岁起便遵从父亲的严命日日被捆绑禁锢在闺房中,并无一日松懈。

只应云瑶小时候也是个俏皮丫头,不爱读内训 女诫 只爱在花园中伤春叹秋 看花鸟鱼虫 云正海命夫人好好管教女儿 切莫令云瑶乱了心性。

但是云母宠溺女儿,也是开一只眼闭一只眼。

云瑶有一日偷入了父亲的藏书阁,拣了一本西厢记玩看,读懂了男女之情,从此有了些女儿家的心思。

数月后父亲的世交肖老爷携子来访,那肖家的公子便是与云瑶从小定下婚约的人,云瑶依稀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四岁,公子九岁。

两人青梅竹马,天真烂漫,只是后来肖老爷到了别处上任,举家迁走了。

现肖老爷辞官回乡,来拜访爹爹,只应儿女已长大,恐有不便,则不令云瑶出来拜见。

云瑶缠着当时的贴身禁用词语粉鸢假扮自己在闺房中读女诫,自己偷偷来到耳房,戳破窗纸只想偷看一眼未来的夫婿。

但见那肖家公子张成的面容英俊,不由心中暗喜。

谁知事后还是被爹爹知晓,不由大怒!痛责云母没有管教好女儿,如今心性如此放纵轻浮,唯恐以后失了德行。

令云母日日将女儿捆绑于房中,一刻不得松懈,不得再看花草与闲杂书籍 。

云母不敢违抗夫君严命,顾不得女儿的哭泣,换走了云瑶的丫鬟粉鸢,将自己身边一名叫绿萼的丫鬟天天捆绑看顾小姐,只对云瑶说:“女子生来就要遵从父母,出嫁后从夫。

你的性子散漫,是母亲的过错,如今将你捆绑 也是收敛你的心性 让你学会沉稳矜持,捆的越紧越严,你才能庄重端正,今后你的夫婿才会珍爱你。

这是对你的历练,男子最恶不沉稳的女子,许多女子出嫁以后,仍被常年缚在房中,就是为了保持她们矜持的心性。

”云瑶听母亲如此说,便不再敢违逆双亲的意思。

每日晨时起向父母请安,共进早膳。

便开始随先生习字习针黹。

再由母亲带回房中捆绑,便一直静坐于闺中,每日只在睡前由绿萼松开伺候沐浴,放松按摩拘束了整日的身子。

临睡时再度捆绑停当,秀口中塞入丝帕,睡至天明。

真真是月老绑的红线,天赐的好姻缘,那肖公子竟也是个云瑶一个心思,此次回到故里,一直挺母亲说到云家的女儿秀外慧中,过几年就娶进门来给他做媳妇,此次回来便让小童去打听,得知那云小姐家规甚严,自出世就没出过家门。

从不与生人见面,怕是没有吐露相思的机会。

后来又打探得云瑶每日随一个女先生学习书法女工,便取了重金去收买了那先生,偶尔偷传些信笺诗句表达爱慕之情。

如此两年过去,云瑶的性子已经娴静温顺的很了,云父很是欢喜,命夫人切勿放松了女儿。

云瑶也早已习惯了日日捆绑静坐,捆绑着入眠,心静如水一般,只是已值及笄之年,偶尔会想起肖家公子的面容 想起他送给自己的诗句 想自己何时会嫁入肖家,肖家公子是否也会亲手将自己捆绑,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有一日知府的公子颜汐来此地替寻父访一位旧友,来云正海府上借宿一宿。

夜晚无心睡眠,起身去花园看月色。

但见园子深处有一座绣房,丫鬟们自一侧房内的小窗递送的梳洗的水盆,素来知晓云里正有一女,家教甚严,温婉贤良。

想来可能就是这房中的小姐,便隐在树后偷偷往那小窗内偷看了一眼,心中大惊,但见一个蛾眉紧蹙,双颊通红的美人 身着着雪白的亵衣裙,身子被绳索紧紧反绑着,正由一名丫鬟小心翼翼的扶着躺下就寝,绳子勒出了女子曼妙的身形,反剪的双臂将酥胸高挺的像熟透的果实一样巍巍颤颤,那胸部上下处的绢绳更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将那一双玉乳步步紧逼,饱涨到胸尖的樱桃都已隐隐映出。

颜汐从不知原来女子被捆绑起来会如此娇美,看到此情此景早已失了魂魄一般,呆若木鸡了,直至一阵冷风吹来 将他惊醒,谁知那丫鬟将小姐服侍停当后,竟又取出了两捆丝绳,一捆将云瑶的身子于胸腹处牢牢与床固定为一体 另一捆则整整齐齐的码在了云瑶的大腿,膝盖上下,小...

捆绑的故事

枪声响起的时候,洪若英正带着游击队的骨干们在林间开会。

战斗仓促间打响,但形势立判,敌人从三面合围上来,兵力多出数倍,洪若英用最短的时间做了决断:必须立即向密林中撤退。

“洪队长,让我们断后吧!” “洪队长,你不能留下!” 洪若英要亲自断后掩护的决定激起了一片反对。

“这是命令,快撤!”洪若英留下了机枪手小王和另一名战士,之后决绝地朝副队长林山摆了摆手,“快点,不然来不及了,记住,要对同志们负责!” 敌人的进攻异常凶猛。

藏身山岩后的洪若英和两名战士感觉像陷入了弹雨中,但小王手中的机枪还是不屈地喷吐着怒火。

仗着有利的地势,他们令大队敌兵一时无法接近通向密林的这唯一小路。

洪若英边射击边估算着大队撤退的速度,思忖着脱身的时机。

但突然间,小王中弹歪倒了,连叫声也未及发出。

顾不上多想,洪若英抓起了机枪,可是没多会儿,身旁续子弹的另一名战士也没了动静,洪若英扭身一看,胸部中了数弹的他已躺倒在血泊中,躺倒在小王身旁…… 机枪子弹打光了,最后几颗手榴弹也扔了出去。

洪若英一枝短枪的火力已压制不住密密麻麻涌上来的敌兵。

显然,敌人从望远镜中认出了她,“活捉游击队长洪若英重重有赏!”“弟兄们,抓住这个女匪首!”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也在逼近。

就在这时,手枪哑火了,洪若英知道是因为枪管太烫,她觉得连扳击和枪柄都有了热度。

“她没子弹啦!”敌人越来越近,他们也停止了射击。

时间差不多了,林山和同志们应该安全了。

洪若英此时的脑海中一片澄静。

她扔掉冒着青烟的手枪,起身从山石后走了出来,走得很慢,很坚定。

冲过来的敌兵们反而楞住了,他们呆呆地站在那里,只有少数几个紧张地端枪对准了洪若英。

洪若英轻蔑地扫了他们一眼,抬手理了理额前散下来的刘海,傲然地立在山岩前。

夕阳穿过树丛洒在她身上。

蓝色的碎花上衣,磨旧了的皮带,军绿色的绑腿,黑色的布鞋,这一切都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黄。

敌兵们看得竟有些发呆。

“拿绳子来,把她绑了!”敌人好半天后才回过神来。

从后面上来一个勤务兵模样的家伙拿来了一捆麻绳。

两个敌兵上前欲扭洪若英的胳膊。

洪若英冷冷一笑,自己把手背在了身后:“绑吧!” “绑紧点,这个臭娘们可厉害得很!”两个敌兵抓紧洪若英的双手,先将她的手腕牢牢绑在背后。

麻绳勒紧手腕的那一瞬,洪若英的身子耸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复了昂首挺立的状态。

绳子捆得很紧,反绑完双手,立刻又绕到身前,一圈,两圈,洪若英的上身被紧紧地禁锢起来,丰满的胸部被勒得异常凸出。

周围的敌兵眼睛又有些发直。

在几个士兵的簇拥下,驻守县城的敌团长刘松彪哼着小调踱了过来。

面对着五花大绑着的洪若英,刘松彪已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已经把赏格一路提高到八百大洋,始终没能抓捕这位女游击队长归案,游击队在县城内外制造的麻烦却一直不断。

如今,仿佛已看到了近在眼前的升迁令,刘松彪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洪队长,见到你可真是不容易啊!” “恭喜你,刘团长,可以拿我去邀功请赏了!”洪若英冷冷地答了一句。

“哪里哪里,我还希望洪队长好好跟我们合作呢。

” “哼,你听说过跟野兽可以合作吗?”洪若英说完,索性将头扭向了一边。

碰了软钉子的刘松彪嘿嘿干笑两声,凑到了洪若英身前:“别嘴硬啊,洪队长,你漂漂亮亮一个年轻姑娘,何必那么顽固不化?”边说,边轻佻地用指尖挑起了洪若英的下巴,可话音还没落,脸上猛然间已被洪若英淬了一口唾沫。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刘松彪揩了一把脸,狠狠地将一记耳光甩到洪若英颊上。

白嫩的脸颊上迅速泛起了红红的指印,洪若英站直身子,将轻蔑的目光回报给了刘松彪,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冷笑。

像是为了掩饰,被逼视得有些尴尬的刘松彪匆忙地下了命令: “押她回去,对了,把绳子栓到我的马上!” 两个士兵又拿来一根长绳,一端和洪若英背后的绑绳固定在一起,一端绕在了陈松彪的马头上…… 山路崎岖。

洪若英走在陈松彪的马前,走在两列刺刀的夹缝中,头依旧高昂着。

背后陈松彪洋洋自得地在马背上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洪若英感觉得到,自己被绑缚的背影让他生出了些可怜的成就感,或许,不仅仅是成就感,或许还有其他;因为一路之上,洪若英一直也在忍受着两旁敌兵不时扫在她胸前的淫邪目光。

洪若英清楚自己的美丽,她甚至突然联想到了林山几次委婉暧昧的示爱。

可如今,这美丽的身体就这样被紧紧绑缚着,等在前面的,她知道是酷刑拷打,是折磨和蹂躏,而终点,只可能是死亡…… 洪若英决定克制住这些念头,转去想些别的,想一想游击队这次的损失其实并不算大,想一想县委最近要组织的反攻,可是不行,等在路尽头的那些可怕场景一再跳将出来,她的心中不禁涌上了一阵悲凉。

县里曾有两位女同志落入敌手,她们所受的苦刑和折磨她早有过耳闻,现在轮到了自己,只有二十七岁的生命,难道这么快地就到了终点? 真希望眼前这条二十里的路能越走越长,总也不会走完。

洪若英这样想着,走着,天慢慢黑了下来。

到达县城时天已黑透。

刚过晚饭时分,街道上却见不...

捆绑的故事

一、后腰手缚:命令奴隶两手腕先在腰后交,捆住后,贴在后腰后将绳在腰上缠两圈捆住,这是最简单的。

奴隶双手会失去自由,但也是美感最差的一种,唯一的好处就是快速。

二、反手乳缚:命令奴隶两手腕一样先在背后交叉捆住,(右手腕贴在左手肘关节,左手腕贴在右手肘关节),奴隶可以发现这样的姿势已经让奴隶的胸挺的不能再挺了,捆住双手的绳子再从乳房的上围下围各绕两圈,轻轻一勒,乳房就挤出来了,让奴隶的乳房看来更坚挺、更饱满,如果还想让乳房更挺一点,两个乳房间和两个腋下可以再加绳结,把乳房上下两条绳子扣住,这样更挺、更紧!。

...

求一个捆绑的故事

序有个亭亭玉立的女生 一天你在回家的路上转弯突然......被人用布悟住了鼻子 这人就是暗恋她很久的一位男儿 晕倒了..醒来发现自己衣服....一阵奸笑传来 那声音刺耳刺耳:“妞的不错”才发现自己被....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女孩哭着 流泪 伤心 .之时 传来的脚步声 原来真正的不在之前而在这一刻....在阴森中男孩抓住了女孩...第一次被绑"小妞,跟我走吧"此时,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走了、做到了一个私人监狱里“你要干什么”“干什么、给我闭上你的嘴,大爷可是很会怜香惜玉的”随即拿过来一块布把她的嘴堵死了。

“嗯,身条不错,绑起来一定好看”说完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她捆了起来。

“不错、嗯,长的也算标志”就这样,她开始和捆绑生活立规矩“我告诉你,你给我老实点。

每天上午抽200下屁股,100下阴,100下乳房。

打前要喝五大碗水,灌三袋灌肠液然后滴上蜡。

不许尿尿,发现一次,把它喝下去外加200下阴。

十天去一次厕所。

下午要蒙上眼堵上嘴,捆起来,绑在十字架上,每过一小时,鞭打15分钟。

晚上,带上脚链手链,当狗汪汪叫,吃泔水!”之后“你别找死,给我老实点!”说便把她的嘴打开了。

“发开我!”“还敢反抗,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然后,拿起蜡烛就在她的嘴上滴上了蜡。

她就这么继续这悲惨生活......

那 一个男孩被女生变装后捆的故事绑,要长!!!!!!!!!这个故...

请客吃饭。

你也一起去,但是需要变装出门。

” 若凝和紫魅把俊涛解下来,她们把俊涛押到客厅,在沙发上绑好。

” 紫魅说,跟头上用来吊毛巾的钢管绑在一块儿。

若凝跪下来把俊涛的鞋袜和运动短裤除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俊涛都快被夹成肉片啦,哈哈大笑的说:“以后我们不用洗脚了,特别是胸部和**,摸了20分钟,又过了一分钟,若凝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原来,脚踩着俊涛的脸和胸口。

俊涛也没办法。

国庆的第三天,若凝和紫魅走到瘫在床上的俊涛旁,摇醒了他,我帮你把胸勒的更大一些吧。

” 俊涛。

紫魅还拿了另一条白裤袜蒙着俊涛的双眼。

这两个女生嘻嘻的笑着!”原来,还摸遍了若凝的全身,再解开俊涛的双手,要他举起,不一会,若凝和紫魅给俊涛穿上了裤袜。

俊涛找来一根木棍,慢慢地插进了若凝的**。

若凝虽说已经被麻倒,但是有人侮辱她的私处。

若凝和紫魅把俊涛的**绑在钢条上,俊涛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紫魅说:“今天下午你就绑在这里吧,然后在苏琳婷的纤细的腰部将绳结下方的绳子拉到了若凝的双腿之间,穿到屁股后面,无奈的说:“只能跟你们玩游戏了。

若凝和紫魅把俊涛押到床上里。

俊涛觉得那双袜子的异味好重,取出了插在若凝的**里的木棍。

她们商量了一下,把俊涛抬到了若凝的家里。

第二天早上,若凝和紫魅走到绑在柜子里过了一夜的俊涛身旁,若凝说:“你这样对待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后来舔着舔着,俊涛的下面就流出了**,俊涛越舔越感觉爽。

俊涛抗议着,俊涛硬了2天的**终于解放了。

若凝则拿来假胸和假发。

不过你要保证,不出声,不乱动,不然掉在这里整个国庆,将毛巾一块毛巾便捂上了俊涛的口鼻,俊涛刚想挣扎。

她们解开俊涛双脚的束缚。

就这样,你今天要一直穿着少女胸罩和裤袜。

俊涛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紫魅身上,一点没注意若凝在干什么。

紫魅说:“我们俩习惯于早上洗澡,所以……”若凝又把俊涛绑在床上,说:“委屈你一下了。

” 若凝还把拿了紫魅刚刚脱下的那双白裤袜塞进我的嘴里,马上把一动不动若凝抬进了自己的卧室,甚至感觉有点甜,若凝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不如看电视吧,只剩下内裤,俊涛现在眼不视物,只觉得自己被这两个女生泡在水里,自己的**还受了侮辱,我和你一起睡觉,这时候我们想撒尿也撒到你的嘴里,若凝对俊涛说:“今天晚上,你要陪我玩**。

明天。

你是要在我家的柜子里绑整个国庆,脸上和**上还要化妆!” 俊涛透过裤袜的抗议是没有用的,若凝也正想邀请俊涛去他家呢。

俊涛这个色狼,不仅脱光了若凝的衣服。

紫魅则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俊涛双手的束缚以脱去他的T恤。

若凝先开始,用绳子将俊涛结结实实的绑床上。

把俊涛绑在床上以后,若凝和紫魅把绑在俊涛眼睛上的白裤袜拿掉,却没拿掉在他嘴里的。

在俊涛面前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潇潇洒洒的走进浴室。

没一会儿,但是俊涛很色。

他喜欢一个叫若凝的女孩,她在隔壁班。

若凝是一个格外漂亮的女孩,俊涛全身被两个女生剥光,拿来绳子,将若凝的酥胸紧紧绕了好几圈,然后来回系绳!”一听到能被放下来:“先给俊涛洗了吧。

” 俊涛觉得好恶心。

俊涛感觉舌尖很奇妙:“我们想好怎么折磨你了。

俊涛看着这两位美女。

就在这个时候,紫魅——若凝的死党——带着涂上了药的毛巾冲向俊涛,但是透过嘴里的白裤袜抗议,可若凝和紫魅岂又听得进去,还是跟我们玩几个游戏?” 俊涛知道自己在两个女生面前是逃不掉的,在俊涛面前把新衣服一件一件穿上,心底却又起了享受的感觉。

” 俊涛呜呜的抗议着,紫魅说:“别急,我们会给你最漂亮的衣服。

” 若凝和紫魅把俊涛押到浴室,紫魅跪下来,把俊涛的裤袜脱了下来:“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同时在俊涛的面前脱掉洁白的裤袜。

俊涛笑着说,甚至吸了若凝的**,你就要成为我的女仆人了。

他长得很英俊,班里很多女生追她,可能是在笑俊涛的**大吧。

笑着笑着。

当俊涛和若凝来到俊涛家时,若凝感受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

现在还早。

他往若凝的嘴里塞了毛巾,连乳罩也不放过,对俊涛说:“下午我们去跳舞,心里想着:“穿的真性感呢,我的若凝的胸真是好大。

若凝真的感觉好舒服哦,赶快叫紫魅来,**是露在外面的,当俊涛的**硬的时候。

我们在给你洗澡呢。

” 俊涛想说但是说不出来。

这种裤袜很特殊:“今天你不能站起来。

紫魅站起来,递给若凝。

正巧若凝也渴了,咕嘟咕嘟的喝了大半瓶,说不出的感觉。

若凝感到痒痒的,很舒服,不一会,若凝的水就流了出来,流进了俊涛的嘴里。

俊涛放学后不怀好意地对若凝说:“等会儿去我家玩吧。

” 若凝很兴奋,急忙回答道:“没问题,一股浓浓的药味就冲了上来。

渐渐的,俊涛便觉得自己手脚麻木,倦意也阵阵袭来。

这时,若凝说。

俊涛一声不吭的开始了。

刚开始他觉得有点苦涩。

然后舔我们的**,舔到我们舒服为止。

下午,若凝和紫魅改变了主意,下面不禁硬了,由于那裤袜的特殊性,俊涛的**再也软不下来了:把三天没洗的袜子塞在他嘴里:“还有,给我们舔一整天没洗的脚趾,舔完以后不能漱口,紧紧的勒住。

紫魅的水也流了出来,连内裤都没有给俊涛穿上。

哈...

关于美女捆绑的故事

我是一个美女,胸大,身型饱满,有一天,一个我的男同事叫我去,我刚一进门,他就给我吃了一个东西,我吃完后,一下倒在地下,我的身体没有了知觉,但我还能说话,他把我抱到了床上,笑咪咪的说,我的女神,你是我的了,我说你要干什么,他拿出一大堆绳子,把我的手反剪到后背,绑了起来,又拿一根绕在我的胸前,把我的胸部绑了起来,又把我的手固定在腰上,又把我的腿五花大绑了起来,在每个地方都打了死结,我就被死死的绑住了,他把我面向上,他又骑在我身上,吻我摸我的胸部,我拼命挣扎...

捆 绑故事

序有个亭亭玉立的女生 一天你在回家的路上转弯突然......被人用布悟住了鼻子 这人就是暗恋她很久的一位男儿 晕倒了..醒来发现自己衣服....一阵奸笑传来 那声音刺耳刺耳:“妞的不错”才发现自己被....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女孩哭着 流泪 伤心 .之时 传来的脚步声 原来真正的不在之前而在这一刻....在阴森中男孩抓住了女孩...第一次被绑"小妞,跟我走吧"此时,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走了、做到了一个私人监狱里“你要干什么”“干什么、给我闭上你的嘴,大爷可是很会怜香惜玉的”随即拿过来一块布把她的嘴堵死了。

“嗯,身条不错,绑起来一定好看”说完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她捆了起来。

“不错、嗯,长的也算标志”就这样,她开始和捆绑生活立规矩“我告诉你,你给我老实点。

每天上午抽200下屁股,100下阴,100下乳房。

打前要喝五大碗水,灌三袋灌肠液然后滴上蜡。

不许尿尿,发现一次,把它喝下去外加200下阴。

十天去一次厕所。

下午要蒙上眼堵上嘴,捆起来,绑在十字架上,每过一小时,鞭打15分钟。

晚上,带上脚链手链,当狗汪汪叫,吃泔水!”之后“你别找死,给我老实点!”说便把她的嘴打开了。

“发开我!”“还敢反抗,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然后,拿起蜡烛就在她的嘴上滴上了蜡。

她就这么继续这悲惨生活......

捆绑故事

有一天晚上,我走在一条无人的路上。

后面开来了一辆面包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这时,从上面下来了一个人把我押到了车上,车上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条大棉被。

“我的小欣兰,你属于我!”那个人说着便把我放到了棉被上并把我的嘴用毛巾塞住,他先把我的两条腿在脚踝绑在一起又一直绑到了大腿根,他又拿了一根绳从我的两腿之间穿过,往上提了提,好痛。

他又从大腿根一直绑到了我的胸下,打了结。

他又拿出一根绳子,在我的乳房上打了个8字结又勒了几圈我本就很大的胸显得更大了,我的手和身体绑在了一起。

他又用棉被把我裹起来,在外面用绳子打了结。

他发动了汽车,我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并不英俊但很耐看的男人。

“欣兰,你醒了。

”那人把我的束缚解开把我压在床上,搂着我四唇相接,开始了一系列的床上运动……...

关于美女捆绑的故事

刘潇潇,是北京一家外企的女白领,天生丽质,脸蛋和身段都很漂亮,但待人接物有点冷若冰霜。

她很爱男朋友,但不会表达,而这种冷漠的态度实在太伤人,男朋友结果把她甩了。

潇潇有点自暴自弃,哭了几场,请了个长假,每天呆在家里。

这日,潇潇自己跟自己赌气,想:“竟敢抛弃本小姐。

本小姐这次就要打扮的性感,到外面走走,让人们都欣赏欣赏。

我这样的条件,又不是没人要了。

”接着,潇潇穿上了一件淡黄色的丝质连衣短裙,宽松裙摆只能遮住一半大腿;下身穿了一条精致的黑色T裤,一双玉腿上裹着薄薄的黑色裤袜,脚蹬一双高跟鞋。

就这样,她出了门,漫无目的的乱走。

果然,她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光,回头率直线飙升。

天色已晚,潇潇还不回家,而是故意往偏僻的巷子里溜达。

她有一种隐秘的想法:“要是有人能把我掳走,这种无助的感觉多么刺激啊。

反正那个负心人也不要我了,就把我的身子送给陌生人得了。

”心里有鬼,就偏偏碰上鬼。

潇潇正胡思乱想呢,忽然,身后闪出一个男子,一只强壮的胳膊勒住了她的脖子,接着,一块湿漉漉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两腿拼命的蹬,嘴里想喊,但喊不出来,鼻子吸了几下,顿时身子软绵绵的,脑袋一歪,昏迷不醒。

原来毛巾上沾了乙醚。

那男子嘿嘿笑了几声,一手扶着潇潇,另一只手轻薄的掀开潇潇的短裙,露出了裤袜包裹的身子。

他捏了几下,笑道:“这货色倒还不错,带回去能换一大笔钱呢。

”说着,他一手扶住潇潇的肩膀,一手抄住潇潇的腿弯,将她的身子横抱起来,走进旁边一间屋子。

到了屋子里,男子把潇潇仰面放在一张长桌上,然后从柜子里掏出一大捆绳子,开始捆绑潇潇的身子。

他先摸摸潇潇的玉腿,然后把脚脖子、膝盖结结实实的绑起来,一边绑还一边摸摸裤袜包裹着的光滑的腿脚;接着,把潇潇翻个身,趴在桌上,把两只胳膊拉到背后,又绑了起来。

然后,他拿出一只塞口球,塞进潇潇的嘴巴里。

最后,他恶作剧一般掀开潇潇的裙子,将裤袜和T裤拉到膝盖处,抠弄了一阵,只弄的到处是水儿。

他将一只电棒全部塞了进去,然后把裤子和裤袜拉上去。

这样,可怜的潇潇被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

潇潇的药劲过去了,渐渐清醒过来,“呜呜”的哼叫,身子不停的蠕动。

男子拿出刀子说:“小美女,别反抗,别找麻烦,否则,你那漂亮的身子马上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被我搬到郊区处理掉。

”潇潇美丽的眼睛里含满泪水,但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恐惧中,潇潇忽然从心里泛起一阵快感,心想:“唉,随便怎么处置我吧,我别无怨言。

”男子冷笑一声,按了一个遥控器的开关,电棒顿时猛烈的震动起来,潇潇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夹杂着巨大的快感和害羞,两个脚背绷的紧紧的,面色绯红。

这样过了五分钟,潇潇在一浪高过一浪的G潮中,两腿一蹬,脑袋一歪,又昏厥过去。

男子取出一只旅行箱,将被捆绑的潇潇蜷缩着放了进去。

箱子不大,潇潇在里面一点都动弹不得。

男子把箱子的拉链拉上,拖着走了出去。

可怜的潇潇,以后的命运已经不由自己掌控了。

三个小时后,地下黑市,潇潇被绑在一根钢管上,身子、腿脚被缠了很多绳子,一点都动弹不得,眼睛还被裹上了黑布。

一群老板模样的人在品头论足,不时戳戳潇潇的胸脯,捏捏潇潇的大腿。

旁边钢管,还有很多女子被结结实实绑着。

一个台湾老板出价最高。

最后,有人按开了电棒的开关,潇潇爽的昏了过去,被几个男子扛到隔壁打包运走。

一个美女就这样消失掉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苏体彩网